社区

决口终合龙齐心抽水忙

  www.agd58.cn英文歌曲已成国产电视剧标配?!据新华社电美联社9月5日报道说,救援人员当天在新奥尔良第十七街运河附近的防洪堤决口上竖起金属板,并用直升机投下了约1.3吨沙袋,终于把宽约60米的决口堵上。随后救援人员开始把积水重新抽回到庞恰特雷恩湖,市内水位开始逐渐下降。

  路易斯安那州官员和美国工兵说,一旦运河水位回落60厘米,六号水泵站就能开始工作,抽取整个城市的积水。

  新奥尔良一些地方水位已开始下降,处于低洼地带的第九沃德地区,水位下降了30厘米,在新奥尔良市区,街道可以说仅仅是“潮湿”而不是“汪洋一片”。

  新奥尔良市市长雷·纳金乐观地说:“我们正在开始取得进展,就像我们期待的那样。”但专家估计,要排干新奥尔良市内积水至少需要约80天的时间。

  当天新奥尔良西郊杰斐逊区的数千名居民终于获准短时间返回家园查看受灾情况,并收拾一些生活必需品和个人纪念物,但他们在晚间又必须撤离。

  就在救灾行动逐渐取得进展的时候,官方开始陆续公布损失统计数字。美国国土安全部5日说,飓风至少造成27.36万人流离失所,他们不得不栖身在16个州的临时避难所中。新奥尔良官方公布找到尸体71具,比4日上升了12具。新奥尔良市长纳金5日对媒体说,“卡特里娜”在该市造成的死亡人数可能上万。美联社说,短期内不可能在一片泽国中精确确定死亡人数,受害者人数甚至可能永远是个谜。

  美国政府机构现在建立了不少移动停尸房以收集尸体。由于洪水浸泡,不少尸体已高度腐烂,这给救援人员收集尸体带来相当大困难。

  另外,有几百名驻伊美兵近日将从伊拉克战场撤出,回到家乡参与救灾。他们中多数人来自路易斯安那州南部,可以选择复员回家,也可以选择成为警卫队队员帮助灾民。

  据悉,这些士兵隶属于坐落在新奥尔良西北的波克堡基地,基地女发言人萨曼莎·宾厄姆说,这些士兵10日返回,如果他们选择继续服役,波克堡基地将向失去住房的军人家属提供临时住所,并为他们寻找长期住所。

  本报综合报道美国政府在救灾行动中存在的问题不仅引起灾民的抱怨,在美国国会也引起了激烈讨论。美国前第一夫人、现任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日前就致信布什总统,要求成立类似于“9·11”事件调查委员会的飓风“卡特里娜”调查委员会,以便调查政府在应对“卡特里娜”灾情时行为是否得当。

  希拉里在信中指出:“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我们国家事先并没有做好准备。在面临死亡人数不断增加的情况下,救援工作的步伐相当缓慢。而迟缓的救灾行动似乎再次证明美国应对大型灾难的能力有待提高。”希拉里认为,飓风调查委员会的建立应效仿“9·11”调查委员会。她还计划提出议案,建议将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MA)从国土安全部中分离出来,升级为内阁级机构。

  希拉里的呼吁立刻得到了众多美国参议员的响应。克林顿本人也对自己夫人提出的建议表示了支持,称美国政府在这次灾难中辜负了广大灾民。但克林顿同时指出,目前的当务之急是要抢救灾民的性命,解决他们的迫切需求,然后再在适当的时候成立调查委员会,评估政府在此次救灾行动中的失误。

  据新华社电一本有关1927年密西西比河洪水的图书借助“卡特里娜”飓风“咸鱼翻生”,5日晚间登上亚马孙网上销售公司畅销书排行榜第11位。

  西蒙-舒斯特联合出版社发言人亚当·罗思伯格说,目前,15万本《涨潮:1927年密西西比河洪灾及其如何改变美国》正在市场上销售,但出于市场需要,出版社决定再加印1万本。

  早在1997年,西蒙-舒斯特联合出版社就出版了这本书。它由居住在新奥尔良的约翰·巴里撰写,书中描述了隐藏在1927年洪灾背后的历史和政治事件。据估计,那场洪水造成约数千人死亡,近百万人流离失所。

  据新华社电日本政府9月6日宣布,当日起将部分由精炼商控制的战略储备石油投入市场,以缓解由于“卡特里娜”飓风对石油市场造成的冲击。

  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中川昭一宣布说,日本将从6日起,每天向市场投入20万桶原油和精炼油产品。这些战略储备石油全部来自私人公司所有的炼油厂,而非政府。“这次,我们并不打算动用任何政府控制的原油储备,”中川昭一声说。

  能源省官员高仓秀一说,在接下来的30天内,日本将根据国际能源机构所设定的份额,总共动用730万桶战略储备石油。

  这是日本自1979年石油危机和1991年海湾战争后第三次动用战略储备石油。

  国际能源机构2日宣布,该组织26名成员,包括日本,在接下来的30天,每天将向市场投入200万桶石油,用以帮助抵消美国原油产量和炼油能力下降所造成的负面影响,重建市场信心。

  受飓风“卡特里娜”影响,美国墨西哥湾原油日产量减少约100万桶,墨西哥湾沿岸4家主要炼油厂也被迫停产。

  新奥尔良市遭到飓风袭击,防洪堤决口使得市区被淹后,部分中国留学生由于没有及时撤离而滞留在灾区。近日,几名中国留学生终于顺利离开灾区,来到得克萨斯州的休斯敦,他们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逃生经历。

  陈家俊是新奥尔良大学的中国学生会主席,一年多前来到新奥尔良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新奥尔良大学位于市区靠近庞恰特雷恩湖一侧的堤坝下面,地势较高。飓风来临前,陈家俊并不想离开学校,认为这次飓风可能像往常一样,不会造成太大影响。飓风登陆后,防洪堤发生决口,市区水位开始上涨,想走也走不了了。

  陈家俊介绍,在新奥尔良大学上学的中国留学生约有100人,加上家属在200人左右。多数在飓风来临前已撤离,留下来的人不多。

  陈家俊说,洪水淹没新奥尔良市区后,学校停电,陷入一片漆黑。他的手机也没有了信号,和外界失去了联系。

  他每天除了从收音机得到一些消息外,还从一位黑人同学那里获得了一些或真或假的消息。在这种情况下,他为长期滞留在学校做了一些准备,并搬到了校内相对比较结实的“婚姻楼”。后来救援人员在校内设立了一个类似“超级穹顶”体育馆的灾民避难所,把从附近地区救出来的灾民送到这里。根据他了解的体育馆内和校内避难所发生的情况,他决定不去官方设立的避难所,而是设想了几种可能出现的结果和自己的应对办法。

  直到9月2日,他发现校内避难所的灾民已经疏散得差不多了,才终于撤出来。陈家俊说,撤离新奥尔良的同学可能被允许在路易斯安那大学和其他大学听课,学分也可能能够转过来。

  据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官员介绍,领馆当天共派出3批人,分赴路易斯安那州和得克萨斯州的圣安尼奥和休斯敦去慰问安全撤离新奥尔良的中国留学生。

  目前正在圣安尼奥的留学生小方在电话里告诉记者,领馆的官员为他们联系了当地华人,帮助他们临时解决居住问题。此外,领馆的官员还到当地的灾民避难所,帮助寻找可能仍在里面栖身的其他华人。

  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5日说,至今还没有接到中国公民人身受伤害或面临迫在眉睫的危险的报告,但目前已知有10多名中国公民下落不明。总领馆将加紧搜寻工作,并敦促美方在灾区努力搜救中国公民。

  9月5日,在美国新奥尔良国际机场,美军士兵把营救出来的一名小女孩从直升机上抱下。